资料来源:新浪财经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李庚南
从故意淡化财务标签和巩固其技术公司在蚂蚁金服招股说明书中的属性,到在四个部门质疑后终止蚂蚁金服的上市,再到市场对蚂蚁未来估值方法的猜测,实际上是一种技术上的事实,我们被问到一个非常原则性的问题:如何区分金融技术公司标签的真实性?
显然,识别金融技术公司标签的真实性远比选择其上市评级算法更为重要。这不仅与金融技术监管的边界问题有关,而且与金融技术监管的成本和效率有关,并且与金融技术最高级别的监管设计有关,因此迫切需要建立一种认可机制针对金融技术公司的特点。
定义:金融技术与“金融+技术”相同吗?
金融科技一词是金融技术的缩写,但并非两者的简单组合。尽管目前金融技术的含义尚不统一,但理论界从工业角度对金融技术进行了总体定义,认为金融技术(FinTech)是新兴的金融领域。
经过40多年的分析,分析了200多篇学术文章,瑞士金融专家Patrick Schueffel教授得出结论:“ Fintechisanewfinancialindustry应用技术来改善金融活动(使用技术来改善金融活动的新兴金融业)。”意大利科学家Bernardo Nicoletti是也来自行业。从一个角度来看,我们认为金融技术是一个由使用新技术支持金融服务的公司组成的行业。国内科学家王养文将金融科技定义为:金融科技是一个新兴的金融行业,它基于各种观点,使用创新的商业模式和信息技术来改善金融服务。
FSB(金融稳定委员会)将金融技术直接定义为一种金融创新,并认为金融技术主要是指由诸如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新的尖端技术推动的金融创新。流程或产品对金融市场,金融机构或提供金融服务的方式有重大影响。
可以看出,金融技术应该是金融与技术深度融合的产物,而不仅仅是“金融+技术”。金融和技术不仅是物理上的合并,而且是化学反应后的新物种或崭新的业务,很难将两者物理分离。无论是作为新兴的金融行业还是金融创新,金融属性都是金融技术固有的基因(DNA),而金融技术就是为金融而生的。
换句话说,当金融科技公司与金融机构合作或将技术应用于金融服务时,金融科技的金融属性不会出现,而是存在于金融科技产品的设计和开发阶段。金融技术本身缺乏生计。
身份证明:这是一家金融技术公司?谁拥有最终决定权
作为一种新兴业务,尽管金融技术行业正在蓬勃发展,但这种业务也存在着一种奇怪的现象,显然是在金融技术行业中,但经常故意回避资金并强调并非如此,金融业务使用云计算,区块链,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传统金融机构提供技术支持。正如蚂蚁金服总裁景贤东所说,金融科技不仅在互联网上融资,而且还依赖于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实现金融服务和产品的发展与创新,提高效率。为什么是这样?根据作者的分析,金融技术公司通常有两个计算:第一个是试图区分与互联网金融的关系并寻求监管套利。近年来,随着互联网金融监管法律体系的不断完善,对行业的监管得到了极大的加强,特别是在P2P在线借贷行业的清理和清算使社会误解了“互联网融资= P2P在线”借贷=风险”,而金融技术公司则害怕避免互联网融资。实际上,互联网融资本身是金融技术发展的一个适度阶段。无非是我国对金融技术的监督还处于探索阶段,包容和审慎的监督为该行业提供了更大的空间。宽容并不意味着忍耐,但是监管套利的空间最终将消失。
第二是获得比金融公司更高的上市估值。由于当前资本市场,特别是科技创新委员会市场的定价机制尚未得到充分发展,因此金融技术领域公司的估值仍然相对缺乏公平的标准。定义公司的属性,无论是纯技术公司还是具有财务属性的公司,都可以对公开交易公司的价值产生巨大的影响。如果是金融公司,则估值基础与公司持有或交易的资产规模以及相应的资本溢价没有区别。市场报告的总体估值为个位数,但互联网公司或技术公司为使用公司估值,估值远高于金融公司股票价格,这可能是金融科技公司陈述其自身技术特征的主要原因,可以永久性地增强其财务特征。因此,蚂蚁在招股说明书中明确指出这是一家技术公司,并避免使用金融技术标签。
但是,某些金融场景中必须存在金融技术。金融机构需要的不是专用于授权的新技术,而是可以在实际情况下检查的金融解决方案。在当前金融与技术深度融合的背景下,金融技术很难独立于金融服务而存在。显然,反对人工金融技术并为我使用它们是不合理且困难的。
实际上,标签与公司拥有什么财产无关紧要,关键取决于它的工作,运营和主要依赖的利润。知道这一点,蚂蚁属性的定位是不言而喻的。
监督:技术是技术的一部分,金融是融资的一部分?
10月3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召开特别会议,明确表明当前金融技术与金融创新的快速发展是金融发展,金融稳定与金融安全之间的关系。创业,也要加强监督,并依法全面监督金融活动,以有效防范风险,无疑是对当前金融技术发展趋势及相关问题的积极回应。宽容,迫切需要加强对金融技术的监管。但是,在金融技术监督的主题,限制(或起点)和监督类型方面仍然存在许多差异。有些专家认为“金融技术”的核心应该是技术,有些专家认为“技术应该属于技术,金融应该属于金融”;有些专家认为监管不是关于技术本身的风险,而是关于技术本身的风险。技术在金融公司中的应用。因此,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目前金融技术监管的主体是制度监督的逻辑。”我个人认为,如果遵循制度监督的逻辑,则不可避免地存在金融技术监督的空白。如果我们进行机构监督,那无异于监督目前受金融机构监管的持牌机构对金融技术的使用。“ Saw Arrow Healing”-负责监督大量无牌金融技术公司的问题仍然是一个空洞而又棘手的问题!只有建立与机构监督和职能监督完全不同的监管框架,我们才能确定金融技术创新背后的许多业务特征,监督的局限性并避免监管漏洞。因此,鉴于金融技术风险的混淆性,可渗透性和爆炸性,各国越来越重视监管的发展和对整个过程的监督,而不是从监管的角度来限制金融技术公司和金融技术公司。金融机构之间的合作链接。
从国内外金融技术实践的角度来看,金融技术参与者的多元化越来越明显。使用金融科技进行金融创新的公司不仅包括初创公司,还包括许多致力于使用技术来改善传统业务的金融机构,不仅有持牌机构,而且还有无牌机构。体制上的监督显然难以掩盖金融技术的风险。此外,作为一种新的金融技术金融形式,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之间的界线非常模糊。显然,很难适应基于业务和机构类型的传统机构监督模型。
从国际角度来看,将金融技术纳入整个监管和整个行业并实施整个监管过程也是一种监管惯例。例如,美国于2017年1月13日发布的关于金融技术的白皮书中明确规定了十项原则,包括:识别和避免可能的技术偏差以防止基础算法及其决策系统化的必要性性,历史和文化上的偏见导致对消费者的不公平和不平等待遇。在新场景中应用新技术和未经测试的技术来应对交易的需要带来了风险。英国为金融技术领域的创新引入了“监管沙箱”,其中初创企业要利用市场,工业和消费也必须充分利用条件,以有针对性地改进创新产品和服务,减少在市场上推出创新产品和服务的时间,以减少监管风险。
10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正式发布了《金融技术创新测试规范》(JR / T0198-2020),《金融科技创新安全通用规范》(JR / T0199-2020),《金融科技创新风险监测规范》。。(JR / T0120-2020)和其他三个金融行业标准实际上反映了对金融技术进行全面监督的思想。这三个标准不仅限于从事金融产品创新和技术公司的执业金融机构,这些公司从事技术产品的研发,例如相关业务系统,计算能力存储,算法模型等,还涉及相关安全评估机构,风险监测机构和自我监管机构。因此,金融技术监督应基于行为监督的概念,金融技术应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监督。尽管金融技术监督的重点应该放在其财务特征上,而不是在特定技术上的应用,但我们需要一个更高的技术水平实施适当的预监管,并了解金融科技公司正在使用哪些技术来产生新的业务格式。全面评估新金融技术产品可能带来的市场破坏。这需要检查具有中国特色的“监管沙盒”的结构。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未经测试的新技术的应用和现有技术的应用将带来风险,必须通过压力测试“监管沙箱”。可以投入运营。核心是保护金融消费者和投资者。对于“监督沙箱”中造成的损失,应根据风险管理基金发布的《金融技术创新应用测试规范》,由风险准备基金和保险计划提供赔偿。中央银行为了有效地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应当记住,消费者金融保护原则是金融技术监督的灵魂,也是加强金融技术监督的最佳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