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来源:《证券时报》
原标题:复星郭光昌酒业评论:依靠“买酒”成百亿
截至1月6日,已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豫园股份(600655.SH)已突破4个涨停板,其市值增加了146亿美元。郭光昌的“酒精”显然获得了丰厚的回报。而且,这只是其中之一。
酒鬼“准备”豫园股份连续4天涨停
1月5日晚,ST社德宣布,豫园股份有限公司通过执行法院判决获得了opa牌社德集团70%的股份,从而间接控制了该公司29.95%的股份。郭光昌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2020年12月31日,彭溪遂宁县人民法院委托巨信拍卖有限公司由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经营的社德酒业有限公司大股东四川托牌(以下简称“天海控股”)。社德集团有限公司70%的股份将被拍卖。最终,郭光昌旗下的上市公司豫园股份获得了上述股份。
1月6日,豫园股份(600655)再度创下每股11.84元的涨停板,连续四个交易日收盘,总市值为460亿,较12月30日增加146亿。
郭光昌的“白葡萄酒梦”
2015年,复星系统参与竞购了社德集团70%的股份,但在竞标中,复星天合控股以每股23.51元的价格中标,总价款为38.22亿元。
当时,天阳集团的报价为38.22亿元,中信银行,天海控股的贷款为22.9亿元,但由于各种原因,导致巨额债务,其中大部分没有运营上市公司Willing Group的资金,两年内累计挪用资金达40亿元。最终,当地政府起诉了天海控股,并通过拍卖该愿意的集团,复星终于在五年前实现了梦想。
实际上,郭广昌的“白葡萄酒梦”可以追溯到他20岁那年。当时,仍是“贫困学生”的郭广昌就读于复旦大学哲学系。回到上海的途中,他参观了青岛。青岛啤酒仍然是门票提供的“奢侈品”。郭广昌买回程机票后,剩下的钱只够他选择“吃喝”。郭广昌最终将两餐换成青岛啤酒。从此他爱上了青岛啤酒,朋友酒。
尽管复星制度和郭广昌的葡萄酒在他早年并不重叠,但郭广昌始终心中有自己的“葡萄酒业梦想”。2012年,郭光昌跻身首富之列,复星还宣布了参与湖北世华葡萄酒业的意向,并正式开设了自己的“饮食街”。
2014年,复星集团的投资公司参与了牛栏山酒庄母公司顺信农业的定向增发,但以失败告终。同年7月,复星国际获得了西班牙著名火腿和葡萄酒生产商Osborne的20%股权集团的股份,但他们在2016年和平分手。
早期尝试的挫败并没有消除郭广昌对葡萄酒的热爱.2017年,复星国际斥资66.17亿港元收购旭硝子持有的青岛啤酒股份,成为青岛啤酒的第二大股东。2019年10月,郭光昌曾说过:“复星与葡萄酒的命运始于青岛啤酒,但永远不会以青岛啤酒结束。一壶好酒必须在中国餐桌上密不可分。”他直言不讳地表明了自己对酒精的热爱。
2019年,复星集团与江苏省宿迁市政府签署战略框架合作协议,并多次参观江苏乾隆江南白酒产业。
2020年,复星系统继续表现出对酒精的狂热追求,豫园于5月以18.36亿元的价格收购了金汇酒(603919.SH)约30%的股份.10月21日,豫园的子公司海南玉珠增资,惠久和共持有38%。投资葡萄酒行业可赚很多钱郭光昌在葡萄酒行业的布局显然已经获得回报;以青岛啤酒为例,此前郭光昌出资66.17亿港元以每股27.22港元的价格购买青岛啤酒的股权。由2017年至2019年,复星集团在青岛啤酒的股息为124百万港元,1.31亿港元及1.25亿港元,合共约3.8亿港元。从2019年5月8日至2020年11月17日,复星集团拥有约41.03亿港元在1月6日市场收盘时,青岛啤酒的H股交易价格为每股88.00港元,基于复星剩余的约180股股票亿股,所持股份价值约158亿港元。仅对于青岛啤酒,郭广昌的可变利润就为136.66亿港元。
2020年,豫园股份以18.36亿元的价格收购了金汇酒29.99%的股份,然后以7.15亿元的价格增持金汇酒8%的股份。截至1月6日,金汇酒业每股报40.95元,市值为208亿元,基于豫园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海南玉珠持有的股份总数约1.9亿股,郭广昌在金汇酒业葡萄酒波动较大,利润约为60.57亿元。
现在他再次购买“准备就绪”股票,豫园股份已经连续四个涨停,郭广昌已经在“饮酒街”上赚了很多钱。
开元证券指出,近年来,在烈酒行业消费改善的趋势下,葡萄酒行业的意愿坚持了Willing + Tuo品牌的双品牌战略,并进一步完善了产品结构:亚高端单产品的品味和智慧已准备好带动性能的增长,而超高端品牌“天之”,“快”,“依依不舍”等都可以改善产品。在经营区域方面,东北,西北,四川和山东目前是葡萄酒业优势地区,华东和华南市场相对较弱。2020年前三季度,意愿酒行业实现营业利润17.6亿元人民币(-4.3%),实现归属母公司净利润3.1亿元人民币(+ 2.6%)。豫园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要股东复星集团可以与拥有谢德-魏因德工业公司的主人接触,从而使他们能够在贫困地区迅速发展。